行业动态

资本寒冬下 三股热钱为新造车企业“雪中送炭”

时间:2019/6/10 22:44:36  作者:sina  来源:新浪汽车  查看:124  评论:0
内容摘要:   今年3月,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曾从投资角度对新造车企业进行了唱衰。他表示,中国新造车企业们将会度过一个关乎生死存亡的2019年,并称中国没有任何一家新能源造车企业值得投资。  但两个月后,资本却以密集进驻新造车企业的方式,给出了与张维观点相悖的选择。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
资本寒冬下 三股热钱为新造车企业“雪中送炭”

  今年3月,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曾从投资角度对新造车企业进行了唱衰。他表示,中国新造车企业们将会度过一个关乎生死存亡的2019年,并称中国没有任何一家新能源造车企业值得投资。

  但两个月后,资本却以密集进驻新造车企业的方式,给出了与张维观点相悖的选择。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今年5月就有包括新特汽车、爱驰汽车、蔚来汽车、博郡汽车以及奇点汽车在内的五家新造车企业先后宣布获得融资。从各自官方公布的信息来看,其中最大的金额高达100亿元,最小的也有1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在经济进入调整期,资本普遍开始变得谨慎的大背景下。

  经济观察报记者通过查询启信宝以及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这些融资背后的投资方虽然每家各自不同,但却存在着一些规律。通过梳理可以大致分为三大类:一是地方政府投资、二是资本机构投资、三是外商投资,三者也以不同组合形式同时出现在一家新造车企业中。

  其中,地方政府投资再次成为主角,除了蔚来北上获得的来自北京的新投资,并拟在北京建立新总部基地,其他投资都来自新造车企业的原属地区。而日资背景投资机构的出现成为新的亮点。有分析人士指出,新产品的推出和新进展的披露,为新造车企业赢得了这一轮难得的融资机遇。

谁在“看好”新造车企业?

  地方政府的又一轮发力,进一步证实了其在新造车企业融资之路上所扮演的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

  早在新造车势力的诞生大潮中,地方政府就已经成了这些初创公司的“衣食父母”,基本每一家新造车企业的落地,都得益于当地地方政府的力推。

  近期的五起新造成企业融资也都再一次得到了地方政府的垂青。其中,新特的投资方为重庆长寿区相关产业基金,虽然未明确公布具体信息,但据相关人士透露,这一基金是由地方政府背书的。

  爱驰的投资方“明驰基金”的全称为“上饶市明驰新能源创新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它的两大股东分别为上饶市滨江投资有限公司和江西省发展升级引导基金,前者是一家具有国资背景的投资公司,后者由江西省财投基金公司运营和管理,主要用于支持创新创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发展以及拉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将为蔚来注入百亿新融资的金主——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亦庄国投”)同样有着地方国资的背景,其由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管理办公室100%持股,是一家以服务经开区科技创新和产业转型升级为使命的国有投融资公司。

  博郡的两个投资方——南京浦口开发区高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与淮安园兴投资有限公司都具有地方政府背景。前者由南京浦口经济开发有限公司100%控股,后者实际控制人为淮安市淮阴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占股96.47%;

  而在奇点汽车的新融资中,投资方之一安徽金通新能源汽车一期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由安徽省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控股。

  除了地方资本的再次强势出手,产业机构的投资主要出现在博郡与奇点两家企业中。博郡的新投资方为银鞍资本、盛世投资、宝时德与中科产业基金,奇点投资方为北京星浩创业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其中,银鞍资本系中化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属投资机构。

  颇让人意外的是,这一轮的融资中,较明显地出现了外资的身影。在博郡与奇点的新投资商中,两家日资投资公司豁然在列。其中,博郡的一大投资方是住友商事(中国)有限公司,奇点则得到了来自上海伊藤忠商事有限公司的融资,两者皆为日本法人独资公司。这在此前的融资中是不曾出现过的。

  公开信息显示,伊藤忠创建了自己的机械事业部,主要业务为引进日本的核心零配件的生产技术,并且积极推进销售。而住友商事(中国)有限公司是有着100年历史的日本综合商社——住友商事株式会社在中国的独资公司。交通能源、汽车服务是其主要投资领域。

三路资本各有盘算

  这三大资本方为何会将钱投给并不被看好的新造车企业?一位汽车行业的观察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这些投资大多都是战略投资,而且主要是政府冲在了前面”。在他看来,政府的投资逻辑非常复杂,最直接的目的就是拉动当地GDP,但由于他们并非业内人士,缺乏判断力,所以会制定非常严苛的条款来规避风险,比如名股实债、框架协议等。

  以蔚来汽车为例,其公布的与亦庄国投签署的100亿元投资就只是框架协议。按照协议内容:蔚来将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并向“蔚来中国”注入特定的业务和资产,亦庄国投还将通过其指定的投资公司或联合其他投资方对蔚来中国以现金方式出资人民币100亿元,以获取持有“蔚来中国”的非控股股东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首先,在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设立新的主体为“蔚来中国”,而蔚来在美国上市的主体为非中国主体。有评论指出,亦庄国投的非控股股东权益,是否会对在美国上市的主体产生影响值得深究。其次,框架协议并不具有约束力,这也就意味着随时有可能因为更详细的条款而“流产”。

  再例如,在5月28日爱驰汽车获明驰基金10亿人民币的战略投资中,江西省引导基金出资3亿元,专项投资于爱驰汽车有限公司,用于该公司产能30万台新能源电动汽车的上饶厂房车间和生产线建设以及新车型的研发和全国范围内电动汽车销售体验店的布局建设;另有5947.39万元用于增加注册资金。

  而新特汽车引入的来自重庆长寿区相关产业基金的投资虽并未公布具体信息以及金额,但据了解双方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在上述观察人士看来,相对于政府的投资而言,产业机构的投资更专业与理智,他们也思考得更长远,很多投资不乏是为了完善旗下某个产业链的布局。

  在博郡的投资中,领投的银鞍资本系中化国际旗下投资机构。而中化国际在去年控股了博郡汽车的全资子公司骏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通过骏盛既有的锂电池研发优势,正式切入锂电池领域。“中化国际参投博郡也是希望未来的电池业务有出口”,上述观察人士表示。博郡的另一位投资者宝时得则主要从事开发、生产电动工具、机电产品,销售本公司所生产的产品,并提供投资咨询服务,与博郡汽车业务存在关联。

  而在奇点汽车的新投资方中,北京星浩创业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是由北京联想之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想控股有限公司、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弘毅投资、鼎珮投资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及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共同发起设立,人工智能是该基金目前正在加大投资的重点,汽车领域的自动驾驶则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奇点汽车之前,该基金还投资了长沙智能驾驶研究院有限公司。

  至于日系资本在这轮新造车企业融资中的出现,另一汽车行业观察人士认为,结合此前日产希望收购中国新造车企业企业25%的股权,以及最近丰田与滴滴的合资计划来看,或许日系希望以资本的手段,通过并购来建立自己的新产业链。

  但So.Car汽车数据工场创始人兼CEO张晓亮却对上述观点持保留意见。在他看来,一方面,相对而言,日资的确在投资目的上更为清晰和明确,主要是为了帮助产业发展进行布局。但另一方面,无论日产还是丰田的传闻,都尚未被证实,因此不具有代表性。

  而另一位接近奇点汽车的人士表示,伊藤忠之所以投资奇点,或许与奇点汽车CEO沈海寅的个人经历有关,沈海寅曾经在日本驻留多年,并有过三次创业经历。对此,经济观察报向沈海寅进行了求证,他回复称(与伊藤忠)确属过往交情,并且曾经有过商务对接。

  对于为什么在今年五月新造车企业密集披露融资,张晓亮认为,主要原因或许是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前几个月,大多资本开始收紧,投资处于空白期,而上海车展大家给了大家一次集中亮相的机会,此时发声或许还能赶上传播余热。

  另一位分析人士则更直接地表示:“由于大多都是非上市公司,资金状况不可查,因此不管是真拿到融资了还是假拿到融资了,(造势)声音是不能停的”。

(责编:肖蒙蒙)
武汉汽车网  友情链接/广告合作:QQ13624960 
Powered by OTCMS V2.92